无标题文档
首 页  管理机构  援助机构  援助指南  援助咨询  法援成就  援助案例  援助简报  法援论坛  12348热线  法律法规  资料查询
 
三载奔波努力,四援工伤职工
 
    案件类型:民事 工伤事故损害赔偿纠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
    办理方式:劳动仲裁、诉讼
    指派单位:吉林省通化市法律援助中心
    承 办 人:吉林省通化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兰守泽
    【案情概要及办案经过】
    李某系通化市某材料有限公司射砂工班组长,2011年12月21日6时许,李某在熔炼车间铁模生产线从事射砂工作中,右手不慎被正在运行的铁模机挤压并被高温灼伤,当即被送往通化某医院,诊断为右手背损毁伤、右手背三度烫伤、右手二、三掌骨开放性骨折、右手二、三、四掌腕关节脱位等症.伤情稳定后遵医嘱转至沈阳某专科医院治疗,进而诊断出伸指肌腱缺损、骨间肌坏死、正中神经坏死。公司未给职工投保工伤医疗保险,支付部分医疗费用后不愿再负担,软硬兼施将其接回当地,每月仅支付600元生活费。此时李某右手严重伤残,已丧失劳动能力,由于不能得到有效治疗,右手伤情开始恶化,日渐萎缩,面临截肢危险。李某多年前离异,需独自供养求学的儿子,生活极端窘迫。为治疗和维持生活,李某多次向公司求助,公司也曾支付过若干钱款,并要求李某在某些文件上签字领取,但李某对文件内容和领款数额均记述不清。
    2012年春夏之际,与李某同一公司的女工张某因工伤事故损害赔偿纠纷得到通化市法律援助兰律师的援助,在张某的介绍下,经过几番咨询,李某决定诉诸法律程序,同时为防止伤情进一步恶化,听取律师建议先后两次借钱垫资住院治疗。之后,在律师的指导下,李某所受伤害被通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并被通化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评为五级伤残。当兰律师与李某到公司协商赔偿事宜时,代表公司的法律顾问孙某态度傲慢强硬,无法达成一致,兰律师遂代理李某申请劳动仲裁,请求公司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鉴定费、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155,095.00元以及缴纳自用工之日起的社会保险金。庭审中孙某认为:公司不了解自费住院情况,拒绝支付相关医疗费用,对外购药品也全部否定;李某已领取一次性就业补助金、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双方以实际行为终止劳动关系;李某仅工作了三个月,未足十二个月,应按本市统筹工资标准计算,伤残补助金标准也如此。兰律师观点为:自费住院以及外购药品均系治疗工伤所需;一次性就业补偿金、一次性医疗补助金是李某在不了解其法律含义的情况下签字的,公司有欺诈嫌疑,而且解除劳动关系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按相关法规,李某受伤前仅工作三个月,工资标准应为该三个月平均值。此外,双方当庭核准李某之前一共领取公司款项4万余元。通化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于2013年7月26日决定公司支付李某停工留薪期工资等90270元。
    公司接到劳动仲裁决定书后的一天晚上,四个来历不明的人闯进李某宿舍将其围殴致伤,毁坏其个人物品并丢出窗外,威胁如不滚蛋后果自负等等。李某连夜报警。办案机关的调查虽然没有进展,但也给公司生产经营带来一定负面影响,公司权衡利弊,如数支付了90270元,也有意愿商讨承担李某在宿舍所受外伤医疗费用。
李某鉴于右手伤情恶化,领取到赔偿款后立即赴沈阳某医院治疗,但偿还先前拖欠的住院医疗费后所剩无多,不足以完成后续治疗,院方高层获知情况后深为同情,破例开具了后续医疗费“说明”,预估费用为8万元。兰律师依此“说明”提起了先予支付劳动仲裁申请,庭审中孙某认为李某已进行伤残鉴定,表明伤情已稳定,不应再产生后续治疗费,且未实际发生,不应当保护;再次提出李某已领取一次性就业补助金、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双方以实际行为终止劳动关系。由于孙某的罔顾事实和出言不逊,遭情绪失控的李某追打,跑至附近派出所中躲避。
    李某的不冷静行为导致了第三起案件,2013年8月18日,孙某以身体权纠纷起诉至东昌区人民法院,要求李某赔偿各项损失9,087.13元。经调解,李某同意赔偿4,500.00元。
    通化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3年9月16日决定公司先予支付后续治疗费8万元。
    裁定下达后,公司以生产经营困难、资金周围不灵为由始终拖延履行,对承担李某在宿舍所受外伤医疗费用的承担等事也开始推诿,2014年春节后,见公司没有履行诚意,兰律师代理李某依法向东昌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履行,但法院以从未处理过先予支付裁决书为由不予受理,经再三协调,政府有关部门也高度重视,通化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有关领导多次亲赴法院沟通后方予立案,最终公司一次性赔偿李某15万元。
    【争议焦点】
    1.工伤职工因伤不能工作期间,用人单位是否可以仅支付生活费。
    2.工伤职工未经用人单位同意住院治疗产生的医疗费用及外购药品费用是否应由用人单位承担。
    3.工伤职工与用人单位间虽未以书面形式解除劳动关系,但已领取一次性就业补助金、一次性医疗补助金,是否表明双方以实际行为终止劳动关系。
    4.工伤职工已进行伤残鉴定,是否不应再产生后续治疗费,以及工伤职工是否有权主张由用人单位先予支付治疗费。
    【所涉及相关法条、法律问题及法理分析】
    1.工伤职工因伤不能工作期间,用人单位不可以仅支付生活费,而应当保持工伤职工的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
    2.工伤职工未经用人单位同意住院治疗产生的医疗费用及外购药品费用,合理的部分应由用人单位承担。《工伤保险条例》第四条第三款规定:“职工发生工伤时,用人单位应当采取措施使工伤职工得到及时救治”,用人单位没有采取必要措施时,职工有权自行救治并要求用人单位或有关部门支付或赔偿。
    3.工伤职工与用人单位间虽未以书面形式解除劳动关系,但已领取一次性就业补助金、一次性医疗补助金,不表明双方以实际行为终止劳动关系。《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了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必须采用书面形式,第四十二条规定了用人单位不得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包括“(二)在本单位患职业病或者因工负伤并被确认丧失或者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三)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内的”,因此本案中用人单位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属于违反法律规定的行为,应属无效。
    4.工伤职工已进行伤残鉴定,不影响进行后续治疗,同时有权主张由用人单位先予支付治疗费。《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工伤职工评定伤残等级后,停发原待遇,按照本章的有关规定享受伤残待遇。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满后仍需治疗的,继续享受工伤医疗待遇”;第三十八条规定“工伤职工工伤复发,确认需要治疗的,享受本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和第三十三条规定的工伤待遇”,因此,伤残鉴定后以及停工留薪期满后,职工所受工伤仍需治疗的,继续享受工伤医疗待遇。与用人单位比较,工伤职工属于弱势群体,面对动辄数万、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医疗费,普通的职工家庭委实难以承担,因此《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了先予执行的情形,即“仲裁庭对追索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的案件,根据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决先予执行,移送人民法院执行”,因此工伤职工可以主张先予执行工伤医疗费。
    【社会效果及影响】
    工人是一个国家建设的中坚力量,但在我国,曾几何时“工人阶级老大哥”却成为了举世公认的弱势群体,其社会贡献与其国民地位和收入水平的差距歧大。近些年来,我国相继推出了《工伤保险条例》、《劳动合同法》等不少维护遭遇工伤的劳动者权益的法律、法规,取得了一定进步,但实践中拒赔工伤、克扣待遇等行为的违法成本仍然低至近乎零,再加上执行程序中的痼疾,使很多未能享受合法待遇的劳动者只能望法兴叹。此外还有许多案件因立案难、取证难、执行难等因素使劳动者分文未获,针对此类现象的愈演愈烈,呼吁有关机关继续完善立法和推进法律落实,引入加倍赔偿机制或惩罚赔付机制,加大监督,切实问责,杜绝用人单位有法不依,规正行政机构执法不严,以更有效地保护劳动者的正当权益,实现法律公平正义与社会和谐发展。

 
                                           发布日期: 2016/8/24
 
无标题文档
Replica watches Replica rolex Replica watches Replica watch Rolex Replica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吉林省法律援助中心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征稿启事 投稿信箱:jlfy@jlf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