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首 页  管理机构  援助机构  援助指南  援助咨询  法援成就  援助案例  援助简报  法援论坛  12348热线  法律法规  资料查询
 
刘大力故意杀人案
 
【案由】故意杀人
【案情简介】
    2005年4月12日20时许,被告人刘大力在公主岭市某足疗院门前因琐事与王华、王力等人发生口角,被告人刘大力用随身携带的尖刀照王华的左胸部、左肋部猛刺二刀,照王力的左胸部、左肩部、右臂部猛刺数刀。致被害人王华心脏刺创急性失血休克而死亡,致被害人王力右血气胸,经法医鉴定构成轻伤。作案后,被告人刘大力逃离现场,于2005年5月16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起因与被害人王华无关,是被告人刘大力出于义气主动介入到他人纷争,先行使用暴力,在庭审中陈述又说不清是谁用铁棒先打自己头部,辩称被害人先用铁棒打其头部,才用刀扎被害人的事实没有其他证据为其佐证,故不予采信,对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提出被告人刘大力系因抢劫罪被处以刑罚解除后,在法定期内又犯杀人罪,要求从重处罚的意见,经审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对被告人刘大力虽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但尚不能确认属重大立功,属一般立功。对被告人刘大力辩称有自首行为,经查,被告人刘大力被抓获时没有向公安人员说明要回公主岭市投案,事后在押解回来讯问时称回来投案自首,亦没有其他证据证明有投案自首的行为和意思表示,辩称投案自首的观点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大力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杀人犯罪的事实与罪名成立,应予以支持,被告人刘大力出于义气,无故持刀行凶杀人,且属在公共场所,连续致一人死亡,致一人轻伤,后果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严惩。虽然被告人刘大力有立功行为,但是被告人刘大力系累犯,且再犯新罪时社会危害极大,亦不予从轻处罚。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第五十七条剥夺政治权利之规定对被告人刘大力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承办过程】
    2006年4月17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的相关规定,指定吉林省法律援助中心为被告人刘大力故意杀人一案提供法律援助。吉林省法律援助中心于4月18日将此案指派给于道义律师承办。由于此案是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的死刑二审案件,对承办律师来说是一次新的检验。从指定函发出之日到开庭时只有9天时间,在9天时间里,承办律师必须完成阅卷、会见、拟写辩护词等开庭前的准备工作,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承办律师在省中心领导的大力支持下,立即投入到庭前各项准备工作中。4月19日,承办律师与主审法官取得联系,立即去省法院查阅、复印了卷宗材料。4月20日,承办律师在公主岭市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刘大力。为了准确把握本案的基本事实,承办律师对每份证人证言都反复查阅,并将关键的证人证言作了阅卷笔录,同时对证人与证人之间的证言逐一进行比对,从中筛选出有利于被告人刘大力的事实及情节。经过充分阅卷,承办律师感到在案件起因上,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与卷宗材料证明的事实不符。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刘大力先行使用暴力,事实上并非如此,恰恰相反,是被害人持铁棒追打被告人刘大力时,被告人刘大力用随身携带的尖刀扎了被害人王华,虽然在此之前被告人刘大力与被害人王华发生过冲突,但在他人的劝解下,双方都离开了现场,被告人刘大力已经走到马路对面准备打的离开,这时被害人王华、王力从车上取来铁棒追打被告人刘大力,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刘大力用刀扎了被害人王华、王力,然后离开现场,王华因失血性休克而死亡。这一情节,对被告人刘大力的量刑有着决定性作用,也可以说这一事实如被二审法院认定,被告人刘大力就有可能改判死缓。
【承办结果】
    2006年4月7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案发地公主岭市人民法院审判庭公开审理此案。庭审中,承办律师运用大量事实和证据为被告人刘大力作了从轻量刑的三点辩护意见,其中关于被告人刘大力有立功表现、被害人在案件起因上有过错这两点辩护意见被合议庭采纳。2006年5月26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刘大力故意杀人一案做出判决:撤销一审法院对被告人刘大力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量刑部分,改判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大力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简要点评】
    刘大力故意杀人一案,是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实行死刑二审案件公开开庭审理以来为数不多的案件,与以往实行的书面审理有很大不同,对承办律师来说,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工作。由于承办律师庭前准备比较充分,庭审时运用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论证了被害人王华在案件起因上有明显过错,尤其是公诉人对这一辩护观点当庭予以认可,从而获得了较好的辩护效果。
此外,关于被告人刘大力投案自首行为未被采纳是本案的一个缺憾。被告人刘大力在其母的劝说下,准备返回案发地公主岭市,找其父商量投案自首事宜,他们在大连市客运站购买车票时被大连警方抓获。由于卷宗材料没有大连警方抓获后的讯问笔录,仅有被告人刘大力及其母亲和客车司机的证实,二审法院以证据不足未予认定。如果不是因为承办案件时间不足的原因,此份证据是可以取得的。(本案例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

                                                                                                 吉林省法律援助中心 



 
                                           发布日期: 2007/8/29
 
无标题文档
Replica watches Replica rolex Replica watches Replica watch Rolex Replica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吉林省法律援助中心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征稿启事 投稿信箱:jlfy@jlfy.org